欢迎访问漳州文明网,今天是
搜索 | 中国文明网主站 | 返回首页
热点聚焦
主题活动
向国旗敬礼
jwm_txxd2017_s.jpg
QQ截图20170609103750_编辑.jpg
jwm_mdsn17_s.jpg
jwm_qm17_s.jpg
jwm_cwmly_s.jpg
jwm_xxlf_s.jpg
jwm_bxgs_s.jpg
jwm_wmxx_s.jpg
jwm_ddmfw_s.jpg
jwm_jyfx201604_s.jpg
jwm_zq2016_s.jpg
jwm_hszy_s.jpg
jwm_61etj_s.jpg
jwm_dwms_s.jpg
jwm_sjds_s.jpg
jwm_lfxd_s.jpg
jwm_yxms_s.jpg
jwm_jyfx_s.jpg
jwm_ddmf_s.jpg
jwm_sjly_s.jpg
jwm_cyjz_s.jpg
jwm_bnkz_s.jpg
qgwm_s.jpg
jwm_dyzh_s.jpg
jwm_wmjt_s.jpg
jwm_wmly_s.jpg
jwm_qmjr_s.jpg
wmcs_s.jpg
jwm_cjms_s.jpg
 
漳州八旬九旬夫妇一起省吃俭用67年捐款助学助孤超40万元
【 来源:漳州文明网 发布于:2018-06-14 09:24 】

程学勤、黄曼枫省吃俭用67年捐款助学助孤

    程学勤曾是上海同济大学的翩翩学子,曾任派出所所长、治安股股长。黄曼枫则是地地道道的上海姑娘,曾是财贸系统的公司经理,曾在省妇联工作……2018年,程学勤已是90高龄,黄曼枫已88岁芳华。

    身为离休干部的这对夫妻,按常理来说,每月的退休金不少应可以使他们生活富足,不足以富裕也该算得上是小康家庭。而实际上,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?可谓是:一粥一饭皆是粗茶淡饭,一桌一椅却经修修补补。程老身上的白色T恤是早期纺织厂的。黄曼枫身上的白色短袖却是程老穿小了改的,一针一线的蓝色针脚密密斜斜的,是黄曼芬用那瘦小的手一针针亲手缝上去的,明显能够看得出缝补的痕迹,却让人觉得没有丝毫违和感,好像原本就该是那样的。穿在身上,大抵还有程老的温度吧。

    原本家里,基本没有像样的家具,目之可及,仅一床一桌一椅寥寥几样,一台单门冰箱,用了15年以上,最像样的可能就是那套沙发了,然而,这套沙发用了三十多年,皮早已经掉了,买了塑料布缝上,又继续在屋内一角完成一套沙发的使命。

    家中的钱,都去哪儿了?程学勤和黄曼枫将自己的大部分积蓄,都捐献给了漳州的贫困学子和孤寡老人。第一次捐赠,从2008年汶川地震开始,程学勤和黄曼枫第一时间打听到捐款渠道,跑到银行排了近两个小时的队,将6000元汇入捐款账号。玉树发生地震之际,两位老人又掏出8000元汇往灾区。这一万四千元对于克勤克俭、省吃俭用的夫妻俩而言并不是小数目。捐出去!他们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。

程学勤将捐款递到贫困学生手中 

    2009年,程学勤从报纸上看到,不少学生因家境贫困面临辍学。于是,他放弃了原本与老伴说好的欧洲旅,毅然捐出人民币5.8万元,通过漳州市芗城区关工委资助贫困生。如今,出国游已成了他们这辈子难以到达的远方。

    “出游未能成行,遗憾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 “不遗憾!”现已住进养护院的夫妻俩几乎异口同声 。黄曼枫说道:“去欧洲旅游那么多钱,我舍不得。要五万块!不是一个小数字。”这位最远只到过上海老家的老人反复强调着,五万块一趟旅游,太贵了!但是,全部捐出去,却毋须多言。说到这里,黄曼枫对困难老人的疼惜都要溢出来了,自幼便是孤儿的她也许更能体会贫困学子与孤寡老人的不易。对出国游或许有憧憬,但帮助别人在她和他的眼里,才是重要大事。

    后来,程学勤与漳州市芗城区关工委签订协议,捐出夫妻俩省吃俭用下的15万元离休金,每年提取利息长久资助贫困生,而后又将15万以现金形式全部捐出。另外,还每年捐献5000元用于慰问困难学生。2014年起,他与一名贫困中学生结成帮扶对子,每年资助其2000多元,直至大学毕业。

    程老捐助的学生涵盖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至今共捐助了100多名贫困生。2016年,又向贫困学子捐出了21万元,捐给了社区5万元,迄今为止,夫妻俩已经捐赠了约有43万元!连串的数字来自两位老人朴实的善良。

    “金钱不能代表全部的幸福。它是身外之物,生不了带来死不带去。怎么办?我想把它捐献出去!这才是最大的快乐最大的幸福。程学勤说。

    40多万,多么?不多,因为善意还在继续。夫妻俩仍然在关注着需要帮助的人,程老觉得自己所做的很渺小。40多万,少么?不少,因为这基本上是夫妻俩所能拿出来的所有了。如果你有100块,你捐出了10块,这是善良。如果你有10块,你捐出了10块,这是大善。当今,在赠人玫瑰时,或许有人会默默先计算一下手里将有多少余香,而程老夫妻俩,却从不计较得失。

    捐献不止在于金钱。程学勤还是漳州市芗城区自愿无偿捐献遗体的第一人,当时,程学勤获知全国每年有几十万人需要移植眼角膜、肾脏等器官,但自愿捐赠遗体者却寥寥无几。因此,在年逾八旬之际,程学勤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:要无偿捐献遗体!捐献需要家属签字,妻子黄曼枫二话不说表示支持,但儿子却有着诸多顾虑。夫妻两人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,儿子才勉强同意。2008年6月,程学勤签订了《遗体自愿捐献协议书》。程学勤说:“洒落成灰多可惜,把我有用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,延长他们生命的长度,为国家多做贡献。我认为帮助别人很快乐,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    程学勤谈起与之相依相伴67年的爱人:“我和我老伴好就是在重大的问题、原则问题都是相同的看法、相同的观点。从来没有在大的问题上争执,都是互相理解,互相支持的。”程学勤语气里透着一股自豪,而程老说话的时候,黄曼枫全程深切望着,眼底,都是柔软,俨然一股“小迷妹”的神情。

程学勤认真地接受采访

一生跟着丈夫节俭的黄曼枫

    在爱漂亮的年纪,黄曼枫从来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,所有的衣服都是老战友或是其他人赠送的,一直到现在,身上穿的,依然是旧衣。一件毛衣,可以穿50年以上,毛衣上磨损的痕迹,是老人一辈子勤俭节约的印记。

    自青葱岁月相遇至今,两位老人一同走过了67载岁月,早已过了钻石婚的时光。两人一路相濡以沫,无条件地帮助生活里遭遇困难的人。爱情里最美好的样子,或许正是如此。

    2018年5月,程学勤、黄曼枫家庭荣获“全国五好家庭”荣誉称号。抚摸着奖状细细端详着,黄曼枫眸子里似乎有一丝满足。

    程家家训早已融在了言传身教之中。将大部分积蓄捐献,程老尽管对儿子有几分愧疚,却觉得这或许是最好的安排,让儿子能够将自力更生践行于生活之中。这也是夫妻二人想要传递给儿子的理念。

    如今,程学勤也实现了自己的终身愿望。在退休多年后的2012年,程学勤如愿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。作为一名高龄共产党员,程老努力想达到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。(漳州人民广播电台 漳州文明网 林青青 黄宏伟


版权所有 © 福建省漳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制作维护:漳州市精网盟网络服务有限公司